秋悟

发表时间:2016-11-15 11:43

川北的春秋两季总是让人在毫无防备中突然而至,又在悄无声息中戛然而止。不像北方那样:冰河破碎、嫩芽新出、万物复苏、柳絮漫天中你知道春天来了;树叶金黄、瓜果成熟、小麦播种、大雁南飞中秋天的脚步近了。在岁月静望中,我扪心自问:从何时起,再未细品过这四季变换的味道呢?

人识得四季,方经得起年岁;懂得细品,才不负韶华几渡。古今感时伤怀、品况四季的作品甚多,以秋来看,诸如《秋声赋》、《山居秋暝》、《岳阳楼记》等千古名篇;民国时期郁达夫《故都的秋》里对秋的描述,方可看到季节变换对于人之情绪、心境、阅历、感悟等方面的深刻影响。

悟,或者不悟,四季就在那里;空,亦或不空,秋之韵已然如约而至了。

 行走在大街小巷,常绿阔叶林带的绿穿越温润的斜阳在陆影斑驳中晃着你的脸。一个人静坐在河边,任秋天的和风徐徐兴来,望着天空大片大片的白云,如苍狗脱兔、似蛟龙金鳞;天是如此湛蓝,蓝的让你醉心于时间的流逝。如果说这湛蓝的天是画板,那一片片云朵勾起的意象则是秋在画板上的杰作。望着醉美的天,躺倒在河边温热绿油的草地上任思绪沸腾,你会突然想唱起那首《鸿雁》,但是天空没有北来之雁,只有不知名的鸟儿叽叽喳喳一会跃过树枝、一会轻掠水面。

川北之秋的雨,淅淅沥沥,不似冬天那般寒彻骨,不如春后那般温而润,不像夏日那般狂而疾,像林妹妹的眼泪一直流啊流,把握不住节奏地流。雨一滴滴敲打着窗户,终于汇成一条线,雨滴沿着绿叶的边缘逐一落下,打湿了头顶,浸透了鞋面,沾染了浮尘,朦胧了视线。在崇山峻岭间,绵绵秋雨形成了成片成片的云雾,缥缈不定,美轮美奂,灰白绿三色在大自然的调和下际遇于此,一垂钓的老农蓑衣竹帽安详静待于山脚河边;山涧飞瀑因缓缓细雨终究日益增流,飞泄之声与日俱增,直到重现晴日,才能逐渐放缓。隔着一条路,外面的车水马龙,已然忘记这雨到底来自哪个时节,雨又将去向何方。 忙碌,成为了我们的常态,以至于我们忘记了年岁,忽略了时节。我们渐渐退去春的朝气,夏的蓬勃,在秋的沉稳中享受着时间给予我们的馈赠、打击、惊喜、失落、好运与挫折,我们无法预知的是,还有没有机会去体验冬的静好。岁月静好,唯冬是藏。

秋天的夜,是寂静的,如沉默时候的人心。归家关门,站立阳台,一杯清茶,氤氲升腾,楼下麻将碰撞声、对面小孩哭闹声、邻居夫妻争吵声、病重老人呻吟声,声声入耳,夹杂着淅淅沥沥的秋雨声,合成一幅现世的“新秋声赋”,市井味十足,却又平淡地接着地气。

秋,是四季轮回中的过渡期,它没有春之游园惊梦,夏之十里相送,冬之踏雪寻梅,但是它有“晴空一鹤排云上”,又有“秋风秋雨愁煞人”;既有不见枯黄的绿叶,又不似夏天那么浓妆艳抹,冬天那般萧瑟低沉。

人生亦如是。人生之秋,趋向沉稳,不再随波浮沉、逢场作戏,渐知我心所属,活得更加自我起来。这个年岁,很多感触远非一剂心灵鸡汤能搅动,远离即开即合的青春爱恋,远望人际纷纭中的虚情假意,远观四季轮回中的茕茕独身。心,由动至静,由外而内,由浅入深,由空逐实;不管春夏给你的是沉重的打击,还是英勇的火炬;不管过去留给你惨痛的悲伤别离、伤痕累累的病弱残躯,亦或是如日中天的前拥后踞、妻儿绕地的自我满足。

 我们从来把握不了生命的方向,我们能做的就是顺势而为,让生命朝着生而有命的那个前方。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,还有很久很久的老朋友,在一个等了很久的地方等待你的到来,围炉夜话,把生命的故事静静地与他分享。

这个故事有多长,有多跌宕起伏,取决于这个秋,你有没有开始为心找准方向。我们的故事,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,走散了甲乙丙丁,消失了张王李赵;我们的故事,亦可从这个秋的轮回中悄然伊始,因为生命的历程,不在于长短,不在于得失,不在于祸福,不在于物欲,而在于心。

秋之悟,悟于心,心空方为实。我向来不喜欢秋天,但是我会用欣赏的心态渐渐包容它;我也不喜欢自己的生命太快进入秋天,因为我早早看到了冬天对我在招手呼唤,我要行进好秋天里的炼心之旅,为明年的花开四季找寻一条最好的方向。 (文:张    图:苟尚友)


分享到: